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调研案例调研案例

法院群众路线的核心是提升司法公信力

时间:2015-01-14 11:22:14  来源:  作者:建瓯法院 陈金太
党的群众路线要求“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我们党的“三大优良作风”之一。历史实践证明,群众路线是我们党事业不断取得胜利和发展的重大法宝。在人民司法领域,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既是司法的群众路线的落脚点,也是司法公信的理想状态。 当前,司法公信遭遇了严重质疑,司法公信力不高,直接威胁司法的生命活力,威胁人民法院立院根基。面对这种质疑,作为基层法院,我们的感受尤为真切和深刻。案件当事人和普通群众对司法不了解、不理解、不信任,甚至是不满和对抗。美国国父富兰克林有段名言:行政的最高美德是效率,立法的最高美德是贤明,司法的最高美德是公正。提高司法公信力是当前司法改革的核心问题,也是法院在群众教育实践活动需要重点研究和解决的问题。  当代中国,公信力缺失不是司法领域特有的问题。2013年1月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在北京发布《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报告指出我国各个领域的诚信缺失现象频出,消极影响不断,中国社会信任度已跌破警戒线,总体社会信任降到了“不信任”水平。人们常说中国人活得很累,当面说的话不算,写在纸上怕毁约,拿到判决书还要担心不能兑现。食品安全问题、环境污染问题、商业贿赂问题不断冲击社会道德底线。不同阶层、不同群体之间,官民、警民、医患、民商等社会关系的不信任程度进一步加深。政务诚信缺失、商务诚信缺失、公共服务领域诚信缺失、部分公民诚信缺失、部分干部诚信缺失多层叠加,导致社会公信力下降、导致严重信任危机,老百姓几乎成了“老不信”——对政府不信、对官员不信、对专家不信、对路人不信,只能自己信自己。缺乏诚信机制使交易成本大幅增加,严重阻碍了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稳定。具体到司法领域,当事人到法院打官司,一方面盼望法院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决,另一方面又不相信法院能做出公正的判决。司法信任危机让司法这个纠纷解决的终极手段缺位,实践中大量出现的信访、上访、维稳消耗了大量的国家资源,也导致社会管理处于更加无序的状态。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俊秀在谈到社会信任机制问题时指出,公共权力是建立社会信任机制的核心,社会信任能否重建关键在于公权力信任的重建。提高社会信任水平应从以下三方面入手,一是消除公共权力执行者权力的滥用,提高公共权力的诚信度;二是鼓励民众的公共参与和社会监督,让权力在监督下运行,通过信任民众获得民众的信任;三是打击背信、失信的组织行为和个人行为,健全相关法律,确立公权力在社会、经济活动中的中立、公正地位,形成信任良性运行机制。 对于以上观点,笔者深以为然。司法机关不应仅靠权力的支撑来树立权威,而是要通过司法的公开性、公正性、说理性和司法工作者的文明民主作风在人民群众心目中树立起真正公信力。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的总要求是“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就是要通过搞活动来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寻找正确的途径。司法公信的构建应当遵循规范司法、透明司法和权威司法三条路径。 一、强化程序观念,防止司法权滥用,提高司法机关诚信水平 法律不应仅被看成是指导人们行为的实体,还应被看成是用以解决纠纷及通过程序设定分配权利义务创造合作纽带的仪式,这种仪式就是程序安排,程序机制。 德国著名法社会学家卢曼关于程序正义提出一个十分重要的命题——程序使结果公正正当化。在“正当程序”得以实施的前提下,过程本身确实能够发抨使结果正当化的重要作用。其作用之一就是使程序中遭受不利结果的当事人不得不接受其程序结果。尽管该当事人在诉讼中遭受了败诉的不利,但由于自己已经被给予了充分的机会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提出证据,并且有理由相信是公正无私的法官进行了慎重地审理,所以对结果的不满也就失去了客观的依据而只能接受。因此,通过程序吸收当事人对实体结果的不满,使实体结果为当事人所接收是程序存在的独立价值之一,也是解决当前司法公信危机的最有效路径。 坚持以“规范”为核心,树立程序优先价值理念。要严守法律底线,把司法权置于法律框架之内,因为法官对法律的僭越无论多么细微,对于司法公信都是毁灭性的打击。要坚持权责统一、注重从改革发力,深化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实施责任司法,促进办案公正规范。 程序原则意味着案无大小,一律平等。在认真办理涉全局、影响大的案件的同时,牢记群众利益无小事,对待群众不戴有色眼镜,真情服务不分案件大小,为不同阶层、不同情况的群众提供等值化司法服务,特别是通过重点保护弱势群体权益,让普通群众也能充分感受到司法工作的温暖与关怀。 程序至上不代表放弃对效率的追求。审理环节,不仅要严格遵守法定时限开庭、审理、裁判,更要不断加快工作节奏,提升办案效率,让群众悬着的心及时放下,最快得到公正的判决。执行环节,重点是通过强化责任和执行措施,提升执行效率,缩短执行周期,及时兑现胜诉当事人的既判权益,最大限度拒绝迟到的正义。 二、强化公开理念,提高诉讼参与度,构建阳光公开的司法模式 司法公正必须是可见的,而不是神秘的。法院的宙判工作做得再好,如果运行过程不阳光,社会大众也很难满意,更不用谈司法公信力。因此,坚持司法公开是提升法院司法公信力的关键路径。 要保证司法活动公开透明,就要使当事人充分参与到整个审判过程中来。庭审前夕,通过报纸、电视、网络等媒介进行庭前公告;当事人对裁判结果如有疑问,法官应对案件认定流程及适用法律向当事人详细释明,用老百姓听得懂能接受的方式使当事人充分了解案件裁判的来龙去脉,最大限度地争取当事人对审判结果的认同和理解。只有让当事人从心底认可司法机关的司法活动,认可法院的生效判决,才能真正实现定纷止争。 增强工作的透明度,重点是借力网络密集终端,依托现代信息技术,狠抓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三大平台建设,着力打造司法公开、司法公信、司法透明的管理体系,让群众足不出户监督司法,真正实现看得见的诚意、看得见的公正、看得见的形象。 司法透明不仅是物质上的透明,更是思维上的公开。而裁判文书作为决定当事人权利义务的直接载体,同时也是向群众公开法官思维的过程,因此判决书必须说理。越是法律制度发达的国家,对判决书的说理越是重视。美国联邦法院法官中心的《法官写作手册》中认为:“书面文字连接法院和公众。除了很少的例外情况,法院是通过司法判决同当事人、律师、其他法院和整个社会联系和沟通的。不管法院的法定和宪法地位如何,最终的书面文字是法院权威的源泉和衡量标准。因此,判决正确还是不够的——它还必须是公正的、合理的、容易让人理解的。司法判决的任务是向整个社会解释,说明该判决是根据原则作出的好的判决,并说服整个社会,使公众满意。” 司法公开还要求自觉接受外部监督,主动建立健全民意沟通机制,只有以公开促监督,用监督保公正,内外并举,标本兼治,及时发现和查纠“冷硬横推”“吃拿卡要”“庸懒散奢”等不正之风,从源头上防止和遏制审判权、执行权的滥用,最大限度地消除可能产生“司法不公”的客观因素,让司法活动真正获得人民群众的信赖。 三、强化司法人民性,树立司法权威,让法官和当事人共享法律的尊荣 法谚说:“无救济则无权利”。如果人们关注权利的实现,就必须关注权利的救济。在现代国家,救济总是与司法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公民的某一权利在受到侵犯之后,只有可以诉诸司法裁判机构获得有效的司法救济,该权利的存在才能具有法律上意义。因此,司法必须有权威。 司法权威来自生效法律文书的有效执行。司法被称为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是人民群众维护合法权益的终极手段。法院判决是一种权威决定,拒不执行必将影响到司法权威。司法如果有时说话算数,有时说话又不算数,那显然就不能说是有权威,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有时能够保护,有时不能保护,司法的人民性便无从谈起。 司法权威来自法院对社会矛盾的有效化解。哲学家托克维尔在美国到处游历之后指出,在美国每一个问题最终都会变成法律问题。历史上奴隶制问题、种族隔离问题、沉默权问题,都是通过司法来最终确立。类似的,中国转型期中出现的许多问题进入司法程序,彭宇案、许霆案、三鹿奶粉案、吴英案、腾讯诉360不正当竞争案,这些个案的判决结果都足以影响中国社会的发展,也带动着司法公信力的或升或降。因此,通过司法办案解决社会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是司法的政治性和人民性的集中表现,也是党的群众路线活动的应有之义。 司法权威来自对错误判决的有效纠正。司法公信力的提升并不排斥过错看起来是对职责的否定,但当权力行为主体勇于承担过错责任时,则意味着其对自身工作义务的自觉与自省。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仍可获得正面的、肯定性的评价。法院要坚持有错必纠态度,充分发挥审判监督和廉政监察的职能,综合运用法律、纪律和经济手段以及组织措施,对审判权运行过程中所产生的违法违纪等后果进行制约。 司法权威来自良好的法官形象。加强法官形象公正建设,首先是公务活动中的业内形象公正。法官在审判工作中,要体现出谦和文明、公道正派、知法守法。此外还要约束业外活动,注重业外活动和非公务时间的业外形象建设。有人说,“法官是个孤独的职业”,从这个意义上讲法官不仅是一种职业,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在社会活动中,法官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避免当事人产生合理怀疑。 道格拉斯曾说:“法律需要被信仰,否则它形同虚设。”提升司法公信力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必由之路。法院搞群众路线活动,核心就是提升司法公信力。以抓好此次教育实践活动为载体为契机,牢牢抓住为民司法、司法公正这条主线,紧贴实际工作,通过规范司法、透明司法和权威司法三条路径,增强为民、务实、清廉的工作能力和水平,把司法岗位作为为人民服务的平台,把司法活动作为保护和落实人民利益的途径,让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