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调研案例调研案例

该案能否管辖

时间:2015-01-14 11:21:17  来源:  作者:建瓯法院 叶恭岚
【案情】 被告李某于2010年至2012年间,以发展桂花树种植业缺乏资金为名,向原告张某借贷40余次,共计人民币8000余万元。后因被告李某未能按时偿还借款,原告张某向建瓯法院提起该40余件系列诉讼,要求被告李某偿还全部借款。在诉讼过程中,原告申请财产保全,建瓯法院查封了被执行人李某位于浙江省龙泉市的三处桂花树林。经审理,双方达成协议,被告李某偿还全部借款本息。该系列调解生效后,原告张某向建瓯法院申请执行。2013年3月,案外人陈某就被查封的三处桂花树林提出书面执行异议,主张三处桂花树林为其所有,要求法院撤销查封裁定。建瓯法院经审查后认定理由不成立,裁定驳回。案外人陈某对裁定不服,提起案外人异议之诉。 【分歧】 对于该案外人异议之诉能否管辖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案外人异议之诉既然是诉讼的一种,自然要遵循诉讼的基本规则即级别管辖的要求。其一,案外人陈某提起的案外人异议之诉涉案标的超过8000万远远高于基层法院受案范围,应由上级法院受理;其二,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案外人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现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提起诉讼的,由执行法院管辖”,但是针对一审法院就是执行法院的一般经验而言并无不当。但是就本案而言,40余份调解书合并执行并无不妥,因为每一案件都未超过受案标的范围,而该案外人异议之诉一案标的就超过8000万,很可能是出台司法解释时未预料系列案件合并执行之情况,是否应由执行法院受理该案外人异议之诉有待商榷。所以综合来看,该案外人异议之诉不宜由建瓯法院管辖。 第二种意见认为,案外人异议之诉不是普通的民事诉讼,而是由执行程序派生出来的特殊类型的诉讼,虽然审理过程与普通民事诉讼别无二致,但终其性质而言,并不属于普通民事诉讼。理由有三:其一,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的规定,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普通诉讼则案外人在诉讼时效期间内可以随时提起诉讼;其二,与普通诉讼的目标不同,案外人不是为了设立变更消灭实体权利,而只是阻止、排除对异议标的的执行;其三,如果认为案外人异议之诉是普通诉讼,则应当以被执行人为被告,这种设计很容易诱发案外人与被执行人相互串通,通过虚假诉讼确认案外人对执行标的的实体权利而排除法院执行权的行使。 【评析】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从本质上看,就是为了解决异议标的能否执行的问题,因而从制度设计目标上把案外人异议之诉与普通诉讼分离开来,而具有独立的程序价值。 2、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之诉会影响执行程序的运行,由执行法院进行审理,更有利于沟通信息,减少诉累,提高执行效率。特别是在当下执行难的语境下,由执行法院管辖案外人异议之诉成为破解执行难的现实选择。 3、若按照普通诉讼的规则来确定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管辖法院,会出现许多案外人异议之诉的管辖法院为执行法院下级法院的情况,而一旦出现上诉,反而要执行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出现提级执行的情况。 4、强制诉讼合并的特性。我国的案外人异议之诉并没有遵循普通民事诉讼救济与执行救济相分离的二元救济体系。根据最高院《执行解释》第17条的规定,案外人异议之诉的诉讼请求包含两个方面,即“对执行标的物主张实体权利,以及请求对执行标的物停止执行。”异议之诉吸收了普通民事诉讼的内容,立法者希望一石二鸟借助于异议之诉一次性解决两个问题----民事实体权利和执行纠纷。 5、绝对强制管辖的特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第9条重申了严格执行关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管辖规定,由执行法院受理。该条第二款“案外人违反上述管辖规定,向执行法院之外的其他法院起诉,其他法院已经受理尚未作出裁判的,应当中止审理或者撤销案件,并告知案外人向作出查封、扣押、冻结裁定的执行法院起诉。”与第11条“对于当事人恶意诉讼取得的生效裁判应当依法再审”的两项规定,从否定层面确认了案外人异议之诉的绝对强制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