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裁判文书 > 民事民事

原告江烨与被告张林慧,练怀健,詹宾,詹家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5-01-26 15:59:23  来源:  作者:

 

福 建 省 建 瓯 市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瓯民初字第3222号
 
原告江烨,女,1993年3月29日出生,汉族,住建瓯市。
委托代理人江龙,系原告父亲。
委托代理人王坚,建瓯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长德,建瓯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张林慧,女,1992年4月6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建瓯市,现去向不明。
被告练怀健,男,1991年11月5日出生,汉族,住建瓯市,现去向不明。
被告詹宾,男,1991年5月14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建瓯市,现去向不明。
被告詹家全,男,1967年12月8日生,汉族,农民,户籍地建瓯市,现去向不明。
原告江烨与被告张林慧,练怀健,詹宾,詹家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江烨的委托代理人江龙、王坚、刘长德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林慧,练怀健,詹宾,詹家全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江烨诉称,2012年8月15日,被告张林慧(无摩托车驾驶证)饮酒后驾驶闽HCB562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后载江烨)从建瓯往水西侧“重庆鸡公煲”门前沿水西桥、江滨大道、水西桥头、小街头、鼓楼后、都御坪、一中口往马汶方向行驶,然后从马汶村调头往都御坪方向行驶直至北门停车场门前路段翻车,造成原告严重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无证据证明该路段是谁驾驶摩托车)。对原告的受伤被告张林慧酒后醉驾且无证驾驶,显然负有直接赔偿责任。被告练怀健、詹宾作为闽HCB562号摩托车的管理人未保管好车,随意借给无证、醉酒的被告张林慧驾驶,导致事故发生负有赔偿责任。被告詹家全作为该车所有人同样有管理不善的赔偿责任。原告事故发生前居住在建瓯市河边173号,2008年9月至2011年7月在建瓯第二中学读高中,毕业后考上广东珠海艺术职业学院音乐系2011年级三年制专科在校生,系城镇居民,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进行赔偿。原告受伤后当日入住建瓯市立医院手术治疗,住院69天。诊断为特重型开放性脑损伤伴脑疝等。2012年11月1日再次入住建瓯市立医院行颅骨修补术,共住院25天。医嘱门诊随访,上级医院行患肢运动及语言功能康复治疗。2012年12月17日入住北京博爱医院,脑外伤恢复期住院71天。2013年2月27日再次入住该院,脑外伤恢复期住院51天。原告四次住院共花医疗费281922.67元。2013年7月12日,经福建晟蓝司法所鉴定,原告为三级伤残,附加一个十级伤残;护理依赖程度为大部分护理依赖。原告在本次事故中明知被告张林慧醉驾仍坐车也负有一定责任,自行承担20%,各被告互负连带责任共同赔偿原告80%经济损失计1070565.1元。综上,请求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的损失:医疗费281922.67元、护理费19133.28元、护理费5173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240元、营养费1728元、交通费4709.5元、残疾赔偿金45449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鉴定费1550元、住宿费14072元,共计1338206.4元的80%即1070565.12元。
被告张林慧,练怀健,詹宾,詹家全未作答辩。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提交证据7组:1、交通事故处理通知书、被告张林慧4份笔录、证明查获经过。被告练怀健、吴玫笔录,证明被告张林慧无证醉酒驾驶摩托车后载江烨发生交通事故;肇事摩托车是被告张林慧向练怀健、詹宾借的,及相关人员对车辆管理不善等事实。2、建瓯市立医院、北京博爱医院的住院病案首页、出院小结、疾病证明书、检查报告、医嘱记录单、诊断被告等相关病历材料,证明原告在事故严重受伤后在医院抢救治疗的相关事实及住院天数、具体伤情等。3、司法鉴定书,证明原告的伤残经鉴定为三级、十级伤残及大部分护理依赖。4、闽HCB562号普通二轮摩托车信息表,证明詹家全是摩托车所有人。5、户口本、房屋所有权证、建瓯二中毕业证书、珠海艺术职业学校证明,证明原告居住在建瓯城关河边173号,建瓯二中高中毕业,交通事故前系珠海艺术职业学校专科在校生,是城镇居民。6、住院医疗费、司法鉴定费票据,证明相关损失情况。7、交通费、住宿费票据,证明交通费、住宿费支出情况。
被告张林慧,练怀健,詹宾,詹家全均未质证,亦未提交书面证据。
    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1至 6,来源合法、真实有效,可予采信。证据7本院根据原告的治疗情况酌情采信。
经庭审举证、质证及本院认证,结合当事人的陈述,对本案的主要事实认定如下:
2012年8月14日晚,原告与被告张林慧、练怀健等人聚会,期间张林慧等人有饮酒。被告练怀健驾驶闽HCB562号摩托车先返回住处,后被告张林慧至被告练怀健处取得该摩托车使用,车后载原告。该摩托车从水西桥西侧“重庆鸡公煲”门前沿水西桥、江滨大道、水南桥头、小街头、鼓楼后、都御坪、一中口往马汶方向行驶,然后从马汶村调头往都御坪方向行驶,直至次日1时28分许,闽HCB562号摩托车在北门停车场门前路段翻车,造成张林慧、江烨受伤。建瓯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事故调查结论载明:“该事故的发生过程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法认定。”当日,原告被送至建瓯市立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等。于2012年10月22日出院,共住院69天,出院医嘱门诊随访,注意左侧颅骨缺损区保护;术后2月余行颅骨修补;继续加强患肢运动、语言等功能锻炼及针灸治疗。2012年11月1日,原告在建瓯市立医院住院进行颅骨修补手术,共住院25天,出院医嘱门诊随访;上级医院行患肢运动及语言功能康复治疗。2012年12月17日,原告进入北京博爱医院治疗,主要诊断脑外伤恢复期,于2013年2月26日出院,实际住院71天,医嘱出院后继续治疗,一个月后复查头颅CT,根据结果拟定下一步治疗方案。2013年2月27日,原告又进入该院住院治疗,共住院51天,于2013年4月19日出院,诊断为脑外伤恢复期,医嘱继续康复治疗等。2013年7月12日,福建晟蓝司法鉴定所对原告作出三级伤残及一个十级伤残,大部分护理依赖的评定意见。
另查明,詹家全系闽HCB562号摩托车车主。2012年10月29日,建瓯市人民法院作出(2012)瓯刑初字第372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张林慧犯危险驾驶罪,判决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原告系珠海艺术学院学生。被告张林慧已支付原告20000元。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侵权责任法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四)其它应当认定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被告练怀健作为车辆的管理人,明知被告张林慧已饮酒,对被告张林慧的借车并驾驶的情形未予劝阻并认可,对事故的发生存在相应过错,故对原告要求被告练怀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的主张予以支持。原告主张被告詹宾及詹家全亦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被告詹宾及詹家全的过错,故不予支持。被告张林慧笔录陈述事故发生时,驾驶人系原告,对此,根据现有证据显示该摩托车由被告张林慧借得并驾驶,被告张林慧对其后将车交由原告驾驶的过程亦陈述不清,也未到庭抗辩或提交证据证明,故对被告张林慧将车交由原告驾驶的陈述,不予采信。综上,被告张林慧在本次事故中过错较大,本院酌定其承担50%的赔偿责任;原告明知被告张林慧饮酒仍乘坐该车,亦存在过错,本院酌定其承担30%的赔偿责任;被告练怀健负有管理不善的过错,承担20%的责任。对原告的各项损失,本院根据法律规定确认如下:
原告主张医疗费281922.67元,原告提交了住院病历、发票等材料,可予支持。
原告主张住院护理费19133.28元(88.58元×216天),在合理范围,予以支持。
后期护理费,原告主张16年的护理费用,对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原告尚年轻,后期健康状况存在着变好或恢复的可能,原告主张16年期限过长,宜定为5年,5年以后还需护理的费用可另行主张。综上可支持原告护理费113172.5元(32335元/年×5年×70%)。
住院伙食补助费3240元(15元/天×216天),营养费1728元(8元/天×216天),残疾赔偿金454491元(28055元/年×20年×81%),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鉴定费1550元,原告提交了发票、司法鉴定书等证实,予以支持。
交通费,根据原告的就医治疗情况及陪护人员,酌情支持原告4303.5元。
住宿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原告在北京已住院,陪护人员应予陪护,故其主张住宿费,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
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因本次事故造成残疾,确实给其今后的生活带来了精神痛苦,其主张40000元,尚在合理范围。但根据《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对于刑事案件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精神损失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在该刑事案件审结以后,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被告张林慧已承担刑事责任,故原告主张被告张林慧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予以驳回。但原告主张被告练怀健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予以支持。即可支持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40000元×20%),该款由被告练怀健负责赔偿。
综上,原告的损失:医疗费281922.67元、住院护理费19133.28元、后期护理费113172.5、住院伙食补助费3240元,营养费1728元,残疾赔偿金454491元、鉴定费1550元、交通费4303.5元、以上共计879540.95元。由被告张林慧赔偿原告439770.48元(879540.95元×50%),抵扣已支付原告的20000元,还需赔偿原告419770.48元;由被告练怀健赔偿原告175908.19元(879540.95元×20%),加上应负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共计183908.19元。被告张林慧,练怀健,詹宾,詹家全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本院依法缺席审理并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林慧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烨419770.48元。
二、被告练怀健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烨183908.19元。
三、驳回原告江烨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
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4433元,由原告江烨负担6294元,由被告张林慧负担5659元,由被告练怀健负担248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梅文侃
审 判 员   陈瑞完
人民陪审员    吴伟荣
 
 
 
       二○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 蔚